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洪荒长生问道第九十七章危机现长生教徒营养

2021-01-15 来源:

洪荒长生问道 第九十七章 危机现长生教徒

时间匆匆走过,转眼之间距离伏羲证道已经过去了数十年的时光。

神农氏也从当年初次即位之时的青涩和稚嫩,变成了一位初具威严的帝王。虽然还不具有当时伏羲证道之时的威压天地不过也已经足够稳定人族大势,使人族迎来一个安定平和的时代。

神农氏脸上含着笑意,缓步走在人族部落的大道之上。

这是神农最喜欢做的事情。与伏羲不一样,伏羲喜欢高坐在共主静世之内,喜欢升殿议事,喜欢测算天机。但是神农却喜欢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他喜欢看到人族获得猎物之时脸上的欣喜。他喜欢看到夕阳西下,在自己的屋子外人族妇女守候着出门狩猎归来的丈夫。他喜欢看到幼童无忧无虑的奔跑欢笑。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自己的治下,才赢回的难得的安定与平和。每每如此,神农总是沐浴着夕阳注视着人族,看着这勤劳智慧的种族。感到莫名的成就感。

可是好景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人族出现了一个想要发展注定迈不开的问题。

那就是繁衍。

那是洪荒,可没有计划生育这种事情,人的评论寿命和身体状况又比现在不让人防不胜防。什么打野提莫、中单盖伦、上单娜美、AD卡特、肉装奥巴马等等知好了多少。那待着没事,狩猎之余,夕阳落下玉兔东▽,..升,不造人干啥?

除了某些天定大造化的历史人物以外,平凡人还是怀胎十月就可以生产的。所以人族在如今的太平盛世之下,痛痛快快的以所有种族望尘莫及的速度在洪荒繁衍开来。

没有天敌,没有内乱,生活安定,人口就是衡量一个部落实力的最根本的因素。在人族这样一种风气的影响下,各个部落就像竞赛一样比着生孩子。

两位部落的部长见面第一下打招呼不是你好,好久不见。而是:“嘿,昨又生几个?”

另一个得操着一口土气,大大咧咧的喊到:“嗨,别提了,那帮小子不争气昨才十个。”

“不少了,我们才八个。”

就这样,人族以极快的速度繁衍到一个庞大的数目。而对于这种情况,身处在最高位的神农显然还没有认识到巨大的危机已经掩藏在这繁荣之中了。

其实这也无法怪神农,毕竟无数岁月哪个种族不是以种族数量多才占有绝对性的优势?远的不説了,巫妖两族大战之时,抄起来数亿万的族人参与争斗,这要是人口不够那不直接被碾压死啦?

但是人口的巨大增长,势必带来很多很严重的社会问题。例如不好管理,例如极易发生争端等等。可是那都是后话了,最最迫切需要神农解决的问题就是---吃饭。

千万别以为这是个小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那直接造成种族动乱都是有可能的。(君不见直到今天还有多少国家挣扎在饥饿线上,为了吃饭问题争端不休。)

你鼓励让生,那我们就生。生下来我们自己养,可是连吃的都没有你让我们怎么办?

如果事情爆发众人怨念足以直接将神农从共主的位置上冲击下来,直至万劫不复之地。

万幸的是,神农还是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

神农的脚步逐渐由人族祖地朝着边陲走去。越走的远,看到的就又是另一种情景。在祖地之内,无数高端的人族修士潜修隐居,他们会帮助各个部落狩猎食物。

但是在边陲之地却并不是这样的,部落里边缺少高阶修士,只能用狩猎人的数量堆积食物。死伤的人口越来越多,部落之中就越急需成年男子狩猎。越急需生育的数量就越多,食物就越缺少。很多人族部落陷入了这种可怕的死胡同中不可自拔。

这天,神农亲眼目睹了一个小型部落的最后一位成年男性死于狩猎之中。老弱妇孺全部在族中满怀期待的等着他们的归来。孩子嗷嗷待哺,不断的哭喊。夕阳渐渐的带着悲凉的气息从西山落下。玉兔带着月光的清冷一如既往的照耀着洪荒大地。

“唉………”老妇人长长的一声叹息,用颤抖的双手废力的撑了撑自己的膝盖。逐渐的站了起来。可是岁月的痕迹早已经压弯了她的腰,她已经无法站直了。用那干枯的双手缓缓的抱起了正在哭喊的孙女,一步一步蹒跚踉跄的走进了自己的茅草屋。

漫长的生命让她早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种场景。经验告诉她,出门的男子已经无法再一次回归,注定她们无法等到亲人和食物。她放弃希望了,她也不悲伤了,因为她知道这里是洪荒,是吃人的洪荒。失掉了最后一位成年男性,等待着她和手里的小女孩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在这凄冷的月光下,神农氏突然到深入骨髓的苍凉。和对自己一直以来成就感的否定。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创造的人族盛世?这就是自己沾沾自喜的功劳业绩?老人最后那蹒跚踉跄的背影在神农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刚想向前踏出自己的脚步,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食物,帮助他们迁徙到人族中心的地方,突然一道庞大的太清仙光重重的拦下了神农的脚步。

“你…想要做什么?”长生子一改往日的温和与阳光,声音中透露的是深入骨髓的淡漠和清冷。

就这一句话,时至今日神农氏才突然感觉到,自家老师师承太清道德圣人的标志,清冷,淡漠。

“见过老师”神农氏拱手问好。

“无需多礼,回答问题。”淡漠依旧,不含一丝情感。

“这…我想给她们食物,将她们迁徙到人族相对衣食无忧的地方。”神农氏多少有些颤抖,因为从心底里突然升起一种自己错了的感觉。

“你应该这么做吗?”没有一丝等待,长生子语气之中带着逼问。

“难道不应该?”神农氏更加诧异“难道我应该看着这些老弱妇孺活生生的饿死,或者被猛兽分食?”

“人族共主难道只要考虑这一个部落?这是仅仅这个部落的事情吗?今日你救了她们,明天下一个部落依旧如此你当如何?”

“这…”神农氏低头不语,却没有什么答案。

长生子也不説话,两人就这样在外边天空之下站着。

日升月落,一天,两天,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对于大能来説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已。可是这一个月足够这个部落里边所有的人族活生生的饿死。

神农氏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要冲出去将手中的食物给那个饱经风霜的老人,挽救她那风烛残年的生命。他有多少次想要冲出去,将食物分给那些小孩子,去拯救他们还没来得及体验美好的生命。

可是在太清仙光的封锁下,他没办法。他能做到的就是看着那个老人,满带着不舍与担忧,闭上了一直挣扎不愿意闭上的双眼。他能做到的就是看着那充斥着童趣与懵懂的眸子永远失去了她纯洁的色彩。

神农氏从出生到现在就不曾流也有七、八个城市居住地价出现了同比的负增长出过泪水,可是这短短一个月的时光,他不知道有多少次泪水想要奔涌而出。可是都被太清标题:2010年种子站工作总结和2011年工作计划仙光瞬间蒸发,因为长生子説了,帝王不允许流出眼泪。

“我不懂……我不懂……”神农氏有些嘶哑的朝着长生子吼道。这是有生以来他第一次dǐng撞长生子。

“不懂?”长生子没有一丝情感“那就去悟!”

“悟不得,悟不到,悟不透!我不懂,为什么?我们明明有能力救她们的,老师,你为什么不让我救?”

“救她们?今天你救了她们,明天谁来救人族?”一丝感情和起伏都没有。

“人族?”神农氏有些疑惑的看着长生子。

“你不需要反思一下,为什素有 高原水乡 之称的乌干达两座大型水电站的发电能力减少了2/3。第三么到今天人族会发生这种事情?一位帝王难道就应该这样着眼于一个人,一个部落?那样你的格局是不是太小了,你是不是还有资格做这人族之主?”

神农骤然一惊,却説不出什么。

“今日你救了她们,明天就会有千千万万的她们。你要做的,是去想办法让人族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一道仙光直接带着神农氏回到了人族祖地,送他去深思。

不是长生子心狠,实在是无数岁月见惯了死亡。这几个人还真的不能动摇长生子的心境。而且不真真正正的让神农见识到这种惨剧,迟早人族会饥鸿遍野,尸骨滔天。

而且也绝对不能让神农出手帮助她们,一旦先例一开。那日后到底会有多少部落等待中央救援谁也不知道。到那时一旦疲于应付,人族就会彻底陷入危局之中。这一切的一切长生子必须提前考虑。

缓缓朝着天空伸了伸手,数道死去的人族魂魄在天空中呆呆的浮现。

长生子一道太清仙光打出:“尘归尘,土归土,灵魂归后土。”所有魂魄直接被接引到幽冥轮回之地,重新轮回转世。

长生子抬眼看向后土之处,好久没去幽冥了,不知道她好不好。可是人皇不出,巫族不定,长生子实在找不出理由去幽冥。他説服不了自己。

长沙治男科医院哪好
呼和浩特好医院男科
呼和浩特阳痿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