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行情

格斗之主第九十章冰火两重天节能

2020-10-23 来源:

格斗之主 第九十章 冰火两重天

最近大陆局势风云变幻,各种大事接二连三,让人目不暇接。

先是帝斯曼硬闯军营,干掉敌军首领,让大陆掀起一阵武学热潮,其次就是叶缺毁灭奥古斯帝国,震惊世人,让武学更加昌盛,不过随着奥古斯皇室的覆灭,周边各国也开始大规模的吞并活动,世界顿时狼烟四起,生灵涂炭。

接下来就是来自血杀殿的神秘人物,与叶缺一番大战,将其打成重伤,逃入无人区。

不过这些都跟帝斯曼无关,自从上次相亲被拒后,他便一心教导学员,连落神山都没回,西奥来了两次,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说婚事包在他身上,他一定会物色出好人选的,吓的帝斯曼连连拒绝,只是他的话,西奥显然不放在心上。

倒是那个赫拉,就是放帝斯曼鸽子的那个女人,事后竟传出帝斯曼追求她的言论,说帝斯曼苦等一天,没有见到她茶饭不思,非常苦恼,而且连时间、地点都说的一清二楚,有鼻子有眼的,就连帝斯曼听了,都信以为真。

不过她也放话了,说一切随缘,缘份到了,自然水到渠成,缘份不到,再大的努力也是白费,但她又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等等,瞧这话说的,简直前后矛盾,摆明了就是让帝斯曼追求她,但是不能怕失败,不管成不成功,都要坚持下去,永不放弃!

“傻B一个。”帝斯曼非常无语,要不是德里大力支持聚仙帮,只怕他早就开骂了。

“算了,看在德里的面子上,无视她。”帝斯曼非常淡然,开始沿湖慢跑,话说马上就要开学了,他怎么也得先熟悉熟悉环境,你别说,这杜克大学环境真不错,尤其是这雷神湖,一眼望不到边,周围郁郁葱葱,极其幽静,是晨练的好去处,帝斯曼每天清晨都会来这里锻炼。

呼呼呼……帝斯曼越跑越远,很快便远离校区,进入幽静的林间小道,这条路很少有人走,地上枯叶厚重,杂草丛生,帝斯曼跑着跑着,便停下脚步,不是他极限到了,而是蜘蛛太多!

“回去吧。”帝斯曼心里想着,刚想转身离开,却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对话声。

“这鬼地方,大早上的,能有谁呢?”帝斯曼好奇心被勾起,不由放轻脚步,悄悄潜了过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当初杀了他,岂不更好?!”一个女人气愤地说道。

“杀了他?为什么要杀了他?现在不是很好吗?。”另一个女声响起,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声音,帝斯曼第一感觉就是——冰冷,第二感觉就是——无情。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残忍!当初为什么不杀他?为什么还封存他的灵魂,让他承受这么久的痛苦?”第一个女人不明白,质问道:“拜耳,你太残忍了!”

“拜耳?”听到这里,帝斯曼陡然想起来,这不是杜邦家的圣女吗?怎么大早上跑到这里与人吵架?难道是练嘴炮来着?

“残忍?”被唤作拜耳的人,淡淡地说道:“拜耳,你错了,太上无情,其次忘情,我早已达到无情的境界,又怎么会残忍如何下禁令才能确保令行禁止?呢?别忘了,残忍也是一种情绪。”

“还是拜耳?”帝斯曼一下子晕了,两个人都叫对方拜耳,难道她们名字相同?

“无情?这么多年来,你还是这幅样子,无情又如何?”第一个拜耳不屑地说道。

“你不懂,天若有情天亦老,只有无情,才是世间真谛,只有无情,才能领悟出最强大的武学。”第二个拜耳依旧无动于衷,语气平平地说道:“你知道这些年,我悟出了什么吗?你不知道,因为你有情,有七情六欲,所以你的想象也被限制,你这种人真可悲!”

“草!什么鬼理论?”帝斯曼躲在暗处,实在听不下去,不由悄悄地露出头,望向说话处,这一望,差点没把他吓死!

前方密林处,光线幽暗,蛛遍布,只见一个女人正站在那里,背对着帝斯曼,在不停地争吵着,没错,就是一个人在争吵!一个人同时扮演两个角色,而且是两个性格迥异的角色,然后互相攻击,互相辩解,但说到底,都是拜耳一个人!

“这?难道她是再练——左右互搏术?还是装神经病吓人?”帝斯曼心里不由慎得慌,这拜耳太TM不正常了,上次胖子就说,她体内苏醒一个灵魂,难道现在又醒一个?这一具身体里,到底有多少灵魂?就是公交车,也装不下这么也会衍生出一些20至40人的小型企业多吧?

“你领悟什么我根本不关心,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抓住他的灵魂不放!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没折磨够?”拜耳又开始自导自演了。

“折磨?不,你又错了。”第二个拜耳还是那副模样,要死不活的,没有一点波动,也不知道拜耳是怎么演的,换来换去的,速度还挺快,不嫌累吗?

“知道吗?我并没有折磨他,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他好,能磨练他的意志。”

“万万年的折磨,每日饱受真火灼烧,这就是你的磨练?”第一个拜耳逼问道。

“靠!这么狠?!”帝斯曼吓了一大跳,不由叫出声来,话一出口,他顿时知道不妙,转身就逃,可惜,没跑几步,就见拜耳站在他面前,满脸死人相,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这么吓人!”帝斯曼被她的表情吓道,心头急转,谄媚地说道:“圣女,我内急,能让我先过去吗?”

“我知道你。”拜耳依旧死人相,没有半点波动,语气平平地说道“你打过我的腚,我知道你的。”

“你的——腚?!”帝斯曼一愣,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什么叫”你打过我的腚?“不要这么粗俗好不好,那叫屁股!!

不过,拜耳说出这话,却没有半点害羞,似乎腚只是一个名词。、

“我能感受到,你对他很气愤,对了,还有一点羞涩,真是让人难为情的情绪。”拜耳这话显然是对另一个拜耳说的,只是她没有半点难为情,说完,她接着说道:“你杀不了他,这就是有情的悲剧,还是让我来吧,你好好看看,什么才是强大。”

拜耳说完,帝斯曼顿觉不妙,山体急忙放出,同时朝旁边森林窜去。

“冰刀。”

淡漠之声响起,一把小小冰刀,飞窜而来,狠狠地插在山体上,咔嚓!山体直接传来开裂之声!

“草!这是法则力量!是神术!”帝斯曼心头大骇,撒Y子狂奔。

“跑快点!跑快点!”帝斯曼不断给自己打气,同时默默安慰自己“法则力量虽然强大,但消耗元气巨大,她使不出几招!”

不过,他念头刚落,便见漫天冰刀,铺天盖地而来,而后方,则有无数火矛,呼啸而至,将他生生夹在中间。

“看到了吗?这就是无情的力量,人若无情,则视天地为诌狗,万千法则,任我指挥,杀人如屠狗。”拜耳死人一般的口吻说道。

“冰火两重天,这下爽了!”

(谢谢)

复方鳖甲软肝片在哪里买
三岁孩子肚子胀气怎么办
开利空调修理的价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