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噗的一声节能

2020-10-26 来源:

摘要:“噗”的一声,随着一道血柱,一颗硕大的头颅“呼”的一声飞上了半空,在晴朗的天空中兜了一个漂亮的弧形,那一蓬鲜血如五彩的鲜花开在半空中,又如烟花般纷纷撒落下来,撒在假山上,染红了灰褐色的假山顶,随后顺着假山簌簌流下来,流落石下,淌进假山下的池水中,顿时染红了池水,一时间清澈的池水变成了赤水。 “噗”的一声,随着一道血柱,一颗硕大的头颅“呼”的一声飞上了半空,在晴朗的天空下兜了一个漂亮的弧形,那一蓬鲜血如五彩的鲜花开在半空中,又如烟花般纷纷撒落下来,撒在假山上,染红了灰褐色的假山顶,随后顺着假山簌簌流下来,流落石下,淌进假山下的池水中,顿时染红了池水,一时间清澈的池水变成了赤水。

那颗头颅“砰”地一声撞在假山上,又顺着假山骨碌碌滚下来,滚落在众人脚下。圆睁的双眼中布满了惊恐的神色,像是在恐怖和惊讶中被人身首异处的。

七月二十日,大吉,诸事皆宜。

七月,对于江南来说,当然我们的里面的数据就完全在我们自己手中了。还是鸟语花香,姹紫嫣红,山温水软,但在玉门关外,天地间早已充满了肃杀之气,飘来几亿吨的雪花,压得大地喘不过气来。

这里是西北的凉州,早在几个时辰以前,天空积聚着黑压压的几千万吨的浓云,黑沉沉的向大地压来,狂风也在肆无忌惮的吹着,几乎要将这西北的重镇刮走。

李彩站在用大理石铺成的宽大的院子里,大口呼吸着清晨的空气,干燥且含有黄沙的空气,吐故纳新,为即将开始的练功做准备。

李彩每天都起得很早,他知道成就一个名声很不易,所以一向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就像女子爱惜自己的容颜一样,所以晨练是他的必修课。他身材高大,豹头环眼,鹰钩鼻,像一个铁塔般立在地上,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不由人在心中生出尊敬与敬畏感。他所发出的每一掌都能使一堵厚墙倒塌,而且掌力愈老愈雄厚,在西北地区可以说没有几个对手了。

前几日听他在江湖中设的暗探说有人要来刺杀他,当时他正在喝茶,并没有多少震惊,只是微微一笑,把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就像是茶可以喝,饭可以吃一样,没有引起他的一点惊奇。

他自己算过,在江湖中想杀他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到现在他还是活得好好的,倒是那些想杀他的人不是败在自己手下对自己敬若天神了,就是变成了他的朋友,总之他的敌人是越来越少了。久而久之,杀李彩成了武林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成了武林人终身奋斗的目标,但到现在都没有人能达到这个目标,因为李彩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活得很滋润。

要刺杀这西北武林第一高手、江湖上镇西北的豪杰“为富不仁”李彩,有很多关是要过的:

一、“目不识丁”丁先生(李彩的师爷,武功高深,暗器高绝,计谋高远,是李彩的得力干将)

二、天地人三魔(是李彩手下的三大护法,各自修得“屠天”、“灭地”、“绝人”三种不世奇功)

三、铁衣十三剑(是李彩座下的十三名弟子,习得李彩所传授的各派剑术精华,身着铁衣,刀枪不入)

江湖中人要想刺杀李彩这个武林高手都感到很头疼,不但先要把“目不识丁”丁先生、天地人三魔、铁衣十三剑一一击杀,让他们倒下去,还要面对李彩和“目不识丁”丁先生在院落内设计的机关暗器。最后,才能和这个威震西北的高手大宗师一决高下,这想来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

十年前有个不世出的武林奇才,传说是敦煌派的后起之秀,从敦煌莫高窟的壁画中新创出了一路拳术、一套剑法,几乎横扫整个西北。他一路过关斩将,先是击退铁衣十三剑、后击败天地人三魔,最后还没来得及跟李彩决斗,却被“目不识丁”丁先生用三招放翻,奄奄一息,被人抬出李府,从此在江湖中销声匿迹。

想要在李府内杀掉李彩,那简直不是人所能办到的事情!就算是鬼神,恐怕也是不易办到的,因为李彩的这些家丁护院,无一不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这些人比鬼神还可怕,不去找鬼神的晦气已经很不错了,鬼神唯恐避他们而不及,更别说是去找他们的麻烦了。

就算李彩出府邸去视察他的生意的时候,也都是坐着“目不识丁”丁先生为他准备的马车。这马车是用从西域高价买来的精铁建造的,车上的门帘是用天山蚕丝编织成的,可以说是刀砍不裂箭射不穿,马车周围又设置了许多机关暗器,就算有人想靠近马车三丈之外,都非常困难。马车的车夫更是昔年威震天下的武林“三怒”之一的愤怒,臂力超群,武艺精湛。他的十三鞭法向来以开山裂石著称,一鞭可以将一匹马劈成两半。

有这样坚固的马车、这样雄厚的实力、这样出手不俗的手下,想杀李彩,谈何容易?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事实上,李彩却是死了,而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死的。

这天早上,李彩刚吃完丫鬟给他准备的四色点心和一小杯葡萄酒,穿上厚重的貂皮裘衣,带上从敦煌派中得来的渡厄刀,准备去视察他的三十八家商号。

渡厄刀,顾名思义,能够帮助人躲过劫难,保人平安。像李彩这样的人,这样名利双收的人,更是把自己的命看得无比金贵,这样才能够更多地享受这繁华世界。

他随着“目不识丁”丁先生和天地人三魔,带着铁衣十三剑转出房间,走过九曲长廊,穿过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来到院子里。

他刚走到院子中央,才发现自己忘了拿最主要的东西,那是一张羊皮卷,是他从敦煌派弃徒手中得来的,传言是敦煌派武功精华所在。这样的东西自然不能让手下去拿了,倘若、万一、不小心让手下看到,记下了其中的内容,武功比自己高超,这样无异于将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随时会被人身首异处,那岂不是糟糕透顶?

所以,他就让“目不识丁”丁先生、天地人三魔和铁衣十三剑等在院子里,自己一个人返回房中去取。

他还没走进房间中,就发现有一双像刀锋一样的眼睛注视着他,逼得他不敢瞧这双眼睛。那双眼睛像一把锋利的刀在他全身上下刮来刮去,几乎要将他臃肿身体上的油脂尽数刮去,他的心中不禁“咯噔”一声,暗想不妙,立即气沉丹田,双掌蓄势待发。

这双眼睛从假山后露出,随后缓缓地出现了一个像刀一样的人,刀一样的眼神,刀一样的身形,刀一样的气势,全身上下都像是用刀打造成的。

那个人缓缓地向李彩走来,一步一个脚印,在大理石铺成的地上印下两行脚印。李彩感觉呼吸困难,他只觉来人气势逼人,让他避无可避,他想向后逃去或是张口呼救,但双脚像是被钉住一样,丝毫不能挪动,嘴巴像是被无形的手按住,发不出一点声息。

那PTC是世界职业斯诺克巡回赛改革后的产物个人“嘿嘿”地向李彩干笑了两声,伸出双手来握住了李彩的手,就像多年不见的好友握手。李彩顿觉不妙,他一时之间忘了自己是个武林高手,忘了自己的双掌可以震碎十来人的心脉,忘了这还是在自己家中。他急忙呼喊,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因为他的手腕早就让人给震的快碎了。他只发出了几声轻微的声音,就再也喊不出来了,他发现他的咽喉早叫人捏住了,像提一只鸡一样被提了起来。

李彩慌得手忙脚乱,连忙拔出了腰间的渡厄刀,刀光一闪,朝那人脖颈处刺去。希望这渡厄刀正如其名,能够保佑自己逢凶化吉。

那人只是侧身微微让过,渡厄刀险险地从他鼻尖划过,紧接着,那人在李彩手臂上微微一弹,李彩手臂上的渡厄刀转了个弯,斩落一旁,显然这一刀落空了。

李彩稍稍一定神就摆脱了那人的控制,但渡厄刀却被来人夺去了。李彩脚尖点地向后连连滑去了几丈远,随即气沉丹田,马步一架,双手一错,就向那人攻来。

李彩的掌功不仅在西北有名气,在江湖上听到李彩的掌功都能使江湖中人心头一惊。

那人却是丝毫不惊,仍是面带微笑,把玩着手中的渡厄刀,似乎是没看见李彩攻势凌厉的双掌。他只是很随意地将渡厄刀轻轻挥向李彩。

“目不识丁”丁先生、天地人三魔和铁衣十三剑在院中久不见李彩归来,怕他会有什么闪失,便向李彩房间的方向奔去。他们知道李彩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没有李彩,他们就得另寻出路,所以对待李彩像是对待自己父母般孝顺,甚至比对待父母还孝顺。

李彩看见那一刀所划过的光芒,像流星一样迅速,又像太阳一样耀眼。

这柄五寸长的刀,既薄且利。

刀身上刻画着飞天仙女的腰带,随风飘起,但这柄刀不是用来观赏的,而是用来杀人的。

这柄薄且利的刀,耀眼却又凄艳,刀一挥出,如流星,如惊虹。

“噗”的一声,李彩那颗硕大的头颅“呼”的一下子飞了起来,他的发丝在空中飘起来,在旭日中发着光,那颗头颅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砰”的一声落在假山上,“哗”的滚落下来,滚到天地人三魔和“目不识丁”丁先生脚边,眼睛中布满了惊惧的神色,巨大的嘴微张着,像是没说完什么话似的。

李彩的尸身轰然倒下,鲜红的血液在大理石上画出了一幅怒放的红花。

一柄薄、利、无纹、微沾血渍的渡厄刀在一个玄衣长身的人手上。而那个玄衣长身的人赫然是敦煌派“魅影刺客”霍祭辰。

渡厄刀真的能驱邪避害?世间能驱邪避害的恐怕也只有正义的心灵吧!

共 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血腥的杀人场面一上来就紧紧抓住了读者的神经,让你在压抑紧张的气氛中急切地想知道这场杀戮的起因是什么。李彩,小说的主人公,武功冠绝西北,手下的打手亦是个个武功不凡,所以尽管他为富不仁,尽管人人都想得而诛之,但摄于他的超群武功,武林无人敢出头,甚至很多武林高手都变成了他的朋友。杀他成了痴人说梦。但就是这样一场梦,竟有人做成了,还当着众人的面。而他一直引为护身符的能驱邪避害的渡厄刀却最终要了他的命,正如文中所说:渡厄刀真的能驱邪避害?世间能驱邪避害的恐怕只有正义的心灵吧!是啊,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本文想要告诉我们的,即使你有盖世的武功,做了不义之事,亦不能逃脱身首异处的命运。该文行文紧凑,气氛渲染恰当精彩,语言精练,好文!推荐共赏!期待更多佳作!【:闲云落雪】

1楼文友: 10:58:1 九眼石的武侠小说写得很精彩,欣赏!

2楼文友: 14:10:45 精彩!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豪放书心志,婉约写情怀。涵墨百世韵,沉香千年才。

楼文友: 17:08:29 情节跌宕,画面精彩,人物描写栩栩如生。欣赏了,问好! 一梦天涯,一醉芳菲

4楼文友: 2 :12:2 谢谢九眼石兄弟一直以来对墨香天涯社团的支持与付出!敬礼!

5楼文友: 08:15:54 一柄薄、利、无纹、微沾血渍的渡厄刀在一个玄衣长身的人手上。而那个玄衣长身的人赫然是敦煌派 魅影刺客 霍祭辰。渡厄刀真的能驱邪避害?世间能驱邪避害的恐怕也只有正义的心灵吧!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上海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西宁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孩子秋季腹泻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