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木纹异世之女神争霸0134智斗乌龙魔霸

2020-09-20 来源:

异世之女神争霸 0134 智斗乌龙魔霸

第二天,达朗、瑞丝塔以及她的装甲战士、斗篷法师、追风武装完毕后,带上了神秘人给的地图,在达曼的叮嘱下离开了北野蛮普希帝国前往位于叹息之谷和白狼山中间的得利草原。

瑞丝塔早在出发之前命领装甲战士在普希帝国留下了一颗蓝光希望门的火种,以便他们回来时不用再跋山涉水。

这几人走了小半日,便来到了与白狼山相依的七彩湖。

望着那汇集七种颜色的七彩湖和与它相邻的白狼山,走在最前面的达朗又忍不住想起了往事。

达朗身后的装甲战士始终形影不离地跟随着瑞丝塔。

再往后是追风,他虽然武功不及前两位,但是也紧紧握住黄金追踪剑,等待着一场战斗的开始。

跟在最后面的是斗篷法师。远远望去,他似乎像是一个隐形的人披着一个有形的斗篷在走路。他虽然走得最慢,但是还好没有落下队伍。

这几个人与七彩湖擦肩而过,虽然达朗也搭了几眼这七彩湖和远远的白狼山,但是他仍然没有停留,而是依照神秘人的地图继续前往得利草原。

可就在他们穿越得利草原的时候,他们身边突然卷起了一阵风沙。这阵风沙来得突然,不但将他们的眼睛吹迷,头发吹乱,也吹得他们无法前进。并且地上扬起的飞沙走石也都打到了他们的脸上。

那些跟在瑞丝塔身后的装甲战士们忍不住要问:“怎么突然地刮起一阵急风?”

走在最前面的达朗也很奇怪:刚才明明是万里晴空,这阵风突然之间就刮了起来,虽说天有不测之风云,但是这天气也未免太过让人难以预料了。

小幅下降2.30%;2012年4月中国进口腈纶毛条471吨

而斗篷法师的斗篷被这阵急风吹得显些被刮走,多亏身边的追风反应及时将他紧紧拽住。

瑞丝塔也一边挡着眼睛,一边对这阵急风充满怀疑。

正在众人停滞不前的时候,突听半空中传来一阵古怪的“哈哈哈”的笑声。

众人条件反射般暗叹不好,一定是重了什么埋伏。当他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时,只见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妖怪,只见那妖怪眼睛犹如窗户。嘴巴犹如房子,脑袋犹如湖泊,身子更是巨大无比,简直可以挡住天。再见他的头部长着两个像羚羊一样的犄角,头顶光秃秃的没有一根头发,自后脑勺到后背尽是像猎豹一样的斑纹,一对耳朵长得极像羊的耳朵,并且两个眼睑的下方都长着长长的须子。又见他上半身光着身子,下半身被黄沙遮盖,根本看不清他下半身什么样子。他的右爪中握着一根长长的铁棍。铁棍的顶端是一个像镰刀一样的武器。

那怪物在黄沙中出现后。得意洋洋地对他们说:“我是血山乌龙魔霸。暗黑破坏神派我来向你们讨要纯洁之血,我看你们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并将纯洁之血交出来,兴许我还会绕你们一命!”

一听那家伙自称来自血山。那走在最后边的追风居然吃了一惊:据他所知,血山是出妖怪的地方,而且那里的妖怪都是神通广大,听说都精通一级魔法。

追风暗自焦虑:看来此次他们难逃一劫。

达朗和瑞丝塔在这阵旋风中既无法动弹,又无法发挥元素能量,依他们现在的处境,就是在那旋风中挺拔着身板恐怕都是天方夜谭。那不停地围绕着他们旋转的旋风逼得他们睁不开眼睛,说不了话,甚至动都无法动。只听这阵来势凶猛的旋风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这些个旋风已经把这几个人团团困住,困得他们无法动弹。

那站在空中的乌龙魔霸,看着眼前的“猎物”已经被自己困住,便衬机问他们:“告诉我,纯洁之血在你们谁的手里?”

乌龙魔霸说完。达朗只是皱着眉头,用左手挡住脸部,用右手紧紧握住身上的兵器和法宝;瑞丝塔和她的装甲战士们也是同样的动作,似乎他们谁也没有听到那乌龙魔霸说的话;而斗篷法师的身体早已像一个风筝一样被追风紧紧地抓住,看起来他似乎更没有心思回答乌龙魔霸的问题。

看着他们几个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乌龙魔霸的问题,乌龙魔霸似乎很生气,只听他对着众人再次吼了一声:“既然你们不肯告诉我,那我就送你们去地狱!”

乌龙魔霸说完,正要举着手中那把镰刀向着众人砍来,突见那人群中,有一位红头发的少年正用左手捂着鼻子和嘴、用右手朝着他招手。

乌龙魔霸见状,本以为在自己的威慑下他们中间终于有人愿意屈服,便又摞下了的手中的那把镰刀,然后念动咒语,朝着那红头发少年甩了一下爪子,便见那旋风中的追风像被人拽了一下似的突然脱离了那股旋风,而身体却被一股重力扔了出来。

追风被扔出了那旋风后,一个没站稳,竟摔在了地上。

乌龙魔霸还没等他站起来,就对他说:“告诉我,纯洁之血在哪儿?”

追风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又转头望了一眼身边距离自己几丈之遥都被困在了风沙之中的其他人。

追风见到这一幕,索着眉头,深知如果这么容易就把纯洁之血的下落告诉给那个乌龙魔霸,恐怕当乌龙魔霸得到纯洁之血后也不会放过他们。

见追风已经安然无恙地站了起来却仍然不肯回答乌龙魔霸的问题,乌龙魔霸还以为追风在戏弄他,便不高兴地恐吓他:“再不回答我,我就把你拍成肉饼。”

追风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乌龙魔霸那巨大的身影,心想:这家伙杀自己就如杀死一只苍蝇一样容易。如今实力远远高于自己的南北野蛮首领都被他控制了。而仅凭自己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追风心中盘算着如何对付这个大怪物,当他想了又想后,突然想起了自己腰中的一个腰牌,于是心生一计,心想:“不管成功与否,怎么也该赌上一赌!”

于是追风壮着胆子问站在那半空中的乌龙魔霸:“在我说出纯洁之血的下落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可以回答我?”

不管追风交与不交出纯洁之血,乌龙魔霸都不会放过他,所以此时的他也不在乎追风多问一个问题,便回答他:“你要问什么,快说!”

只听追风问:“我想问问你,你可是属于妖族?”

“什么妖族?”乌龙魔霸不明白站在面前的这个小人物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你不是个妖怪吗?”

“哈哈哈!”

听了追风幼稚的问题,那乌龙魔霸忍俊不禁地笑着,并指着自己回答:“怎么你看我的长相很像个人吗?”

“哦!”

追风故意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对乌龙魔霸说:“你可知道妖族首领万妖之王的威名?”

“知道又怎么样?”乌龙魔霸毫不在意地回答。

追风听到这儿,心中暗暗欢喜,只听他又问:“怎么样?我们这几个人就是受万妖之王所托被派往得利草原执行任务的,而你却突然出现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件事如果被万妖之王知道了,我想你应该知道下场!”

追风说完,乌龙魔霸那得意的脸上缓缓地失去了笑容,只见他思考片刻后,仍然冷笑着对追风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万妖之王的人?”

追风一听,连忙解下挂在自己腰间的一个金色的令牌,然后拿在手中用力甩给了站在对面的乌龙魔霸。

那乌龙魔霸伸出爪子接在手里,仔细端祥着那个令牌,这才看见那令牌上写的是:“万妖之王座下飞毛腿小旋风之令。”

当看到“万妖之王”几个字时,只见乌龙魔霸顿时脸色大变。他犹豫半晌后,终于再次将那令牌扔回到追风的手中,然后问他:“你真的是万妖之王派来的?”

追风似乎发觉出那乌龙魔霸对万妖之王的惧怕,便理直气壮地回答他:“那当然,万妖之王的座骑是我大哥金成龙,你还有什么质疑的?我们都是奉了他的命令前往得利草原执行任务,如果你执意阻拦我们,那神通广大的万妖之王一定会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果然,那乌龙魔霸听了追风的话后,顿时显得犹豫不决、忐忑不安。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对着达朗、瑞丝塔和她的装甲战士以及困在旋风中盘旋不定的斗篷法师展开了爪子,同时念动着咒语,只见那股围绕着他们几人的风沙走石顺间散去。

追风见远处的达朗、瑞丝塔和她身边的装甲战士,还有斗篷法师如今都安然无恙地站在他的面前并且可以自由行动后,心中暗自欢喜。

突听那面前具大的身影乌龙魔霸对追风说:“既然你是万妖之王派来的,那我就饶你一命,从此我也不会再摊这滩混水。在下告辞,后会无期!”

乌龙魔霸说“虚拟警察”主要承担的警务是警示、宣传和服务。警示是指在上违法犯罪高发部位和一些上复杂场所完,只见空中一股巨大的旋风遮住了他的身子。只顺间的功夫,就见半空中那乌龙魔霸早已没了影踪。


先声药业上市
产后出血
中山儿童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
长春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