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我从不相信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节能

2020-10-19 来源:

我从不相信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无论多努力,都永远不会也必要去变成白天鹅,白天鹅并不比丑小鸭高贵,它们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从生物学上讲,它们属于不同物种,这种转化纯属无稽之谈;从题材上讲,这就是个童话,纯属扯淡!

直至今日还深刻的记得辜妤洛在高中语文课堂上,当老师让她点评一下题设为丑小鸭变为白天鹅的该怎样立意时,她语出惊讲出这些话。

这就是辜妤洛,在外表看来文文弱弱,安静的美女子,平时总是沉默的看书写字,有些高冷。但这只是绝对的表面现象,不熟悉她的人都说她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可当我把这件话转达给她时,她直接就笑瘫到地上,完全收不住,真该拍下来给不识真面目的人看看。

后来的后来,辜妤洛终于和前任分手了,当时我们都特别担心,事实上,也真挺吓人的。在外人看来,她没有什么变化,和往常一样说话很少,可关键是她私下里的话也变少了啊,没有了她每日精辟的指点,我们都感觉充满的美好是那么的不正常。终于,我们准备爆发,去拯救我们的小公主。

洛洛啊,喝点饮料? 首次出战的是阿么,她捧了一杯果汁,真的是双手捧着,凑到正在看电影的辜妤洛同学身边。

不渴。 咦,一听话语如此简短,阿么感觉形式不好,回头寻求我们的帮助,我们也很仗义的给予给她眼神的鼓励。

啊,这条蛇好可爱啊。 看到屏幕里一条特别吓人的蛇在滑动,阿么猜测按照阿洛的品味,说可爱应该会没错。

它是赌注的牺牲品,该死。 阿洛的重音放到了最后两个字上,然后我们就看到阿么转过头,快哭了,不过我们当然是装出没注意到的姿态。谁也不知道阿洛的底线到底在哪,万一碰到可就是踩雷了。

我们赌谁能让你早日这几年先后遇到搜狗、360携浏览器之威的挑战脱离失恋的阴影,我抽到了第一个。 阿么可怜巴巴的说,真像旧社会里的小小童养媳。

你们当我傻啊,失个恋而已,就要youjumpIjump了啊,再说我们是和平分手,称不上失恋。 阿洛给了阿么一记爆栗。

你这几天话都不说几句,吓死我们了啊。 阿么抚着的胸口,夸张的表示着自己的惊吓,然后起身准备离开,边走边说: 好啦,既然没事,我们就去吃啊! 只听一声惨叫,我和阿喵齐回头,不忍注视那惨烈的画面。

于是当天傍晚就看到四个穿着正常,远看一道风景线,近听嘴中却是疯言的四个女人走在通往小东门的路上。

今儿我这么倒霉,走路千万要小心,都帮我看好路, 阿么跟在最后面,小心翼翼低头迈着猫步, 我要低头认真走路。

也不知道是谁有一次跑操,前面的人都精准的迈过井盖,结果就她绊倒了,差点导致了踩踏事故,要我说,这就是命。 阿喵昂首挺胸的向前走,我们三个心中默数:1、2、 。阿喵毫不意外的穿着高跟鞋歪了一下,就知道她踩着高跟鞋走不了几步正常路。

老娘潇洒,才没事。 潇洒的甩了甩乌黑亮丽的长发,推了树一下,貌似力用大了,把自己推出去了,阿喵很淡定的向前走了一步,让出阿么冲过来的位置,可怜的阿么被自己甩出去了,一个踉跄又差点摔倒。可怜的阿么,为什么受伤总是你。

而阿洛则是定定的看着一个地方,我们三个随着她的目光扫过去,好嘛,前任和前任现女友,亲亲热热的一起走,拉拉小手,时不时的互视一笑。

冬季吃火锅,小包厢里水汽正盛,姐妹们聊着各自的情路,不知不觉都湿了眼眶。阿洛举起酒杯,说: 感情这东西,有也可,没也可,一个人更独立,让我们为独立举杯。

干。 阿么和阿喵齐举杯,一杯酒下肚,泪是真的被催下来了。我和阿洛高中就是同学,大学本科本不是同一所学校,结果研究生的时候考到了同一所大学而且还是同寝室,这姑娘天生就有一股韧劲,独特却又逃不出令人变傻的魔咒,阿洛对前任有多少感情,我不清楚,可我清楚的是她真的为这段感情付出了,可最终却仍是背叛, 裸的背叛。我不敢想象发生在阿洛身上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会怎么办,因为欺骗和背叛是我定的两大必死死刑,一旦触碰,绝不原谅。阿洛给足了前任颜面,也给了小三名分,这点不得不让人佩服。

阿么,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呢, 我不禁有些心痛, 你说以后我们不在你身边了,你怎么办,啊,你咋么办?

我的意思是,总会有一个爱你的人在你身边照顾你的。 许是感觉突然太安静有些压抑,阿洛又添了一句。

一块豆腐立刻呛到了阿洛,咳咳咳,引起一阵骚动,倒水的倒水,送水的送水,抚背的抚背,其实我们是很和谐,也很默契的。就像有没有备胎这件事,至少有三个人是统一战线的。

结婚,我最有发言权,结什么婚啊,结之前就得想好离婚的事,结婚我都嫌浪费精力。 阿么嘴里含着肉,滋滋的说着,真担心她会喷出来。

婚姻爱情两码事,双方家庭相亲相爱,彼此看得去就行了,阿洛,你那备胎真心不错,别备着了,直接上吧。 阿喵瞄了一眼阿洛。

酒足饭饱,各种吐槽过后,我们各自的拍着自己的小肚肚,笑嘻嘻的走出包厢,只听阿么低声一句, 看,帅哥。

至于我的感受,嗯,怎么感觉这么面熟呢,再认真想想,认真想想,哦,好像是阿洛初恋。我去,阿洛初恋靳穆彦哎,怎么会在这里,快看阿洛表情。这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阿洛依旧一副很淡定的表情,波澜不惊,老情人见面不都该是要么一副痛心疾首错过,要么两看生厌吗,她这是什么情绪,没情绪嘛。

一身西装革履,很明显是在应酬。靳穆彦,比她大七岁。青梅竹马长大,那时阿洛恋爱谈的跟没谈一样,平时也不煲粥,两个人又不经常见面,可感情貌似从未出现过问题,除了知道她有个男朋友叫靳穆彦,很优秀之外,没有人再多知道什么。至于他们分手的原因,我从未问过,只知道当初她是以单身的身份来到这个学校的。再然后,在前任的死缠烂打下,阿洛悠悠的说了都坚持这么久了,也该给个交代,就同意了。她就是这么个性,备胎是一个高中校友,据说喜欢了她三年,更是追了好久,她愣是不答应,结果同意了前任,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靳穆彦向这边瞟了一眼,只是瞟了一眼,就立刻跟着客人走进了包厢。阿洛好像看出了神,还是没动。

过来, 我一把把不知死活的阿么拖过来,在阿么阿喵耳边说: 阿洛前任的前任。 然后阿么阿喵面如死灰。

走吧。 阿洛小侧身转向楼梯转角,然后特别潇洒的走了。我们三个默默的像使唤丫鬟似的跟在后面,可在下楼的时候,我还是不死心的回了头,果然有所收获,靳穆彦从包厢中出来,可是下一秒我已经迈下台阶,如果再回去就太明显了。而这时,阿洛的声音从下面飘来。

于是我们都非常狗腿的跟着走,在我们眼中。下午茶一向是小资的代言,阿洛心情好的时候会来一场豪华的。阿洛曾经讲过一个,当时的我愣是没听出笑点: 我有一天下午和我姐姐一起喝下午茶,结果姐夫来了,姐夫是个理工男很不解风情,姐姐告诉他她在和我喝下午茶,结果姐夫问喝的是什么茶,我姐都快哭了,太不懂风情了。 ( )

如果可以,我们一定会改变当初的选择,不会错过,不会让今日的自己后悔不已。只是我们甚至都不会回头,所以,一切都不过是说说。

回到宿舍,阿洛依旧淡然的继续看她还没看完的电影,阿么确实很不死心的在她身后来回绕,有个这么棒的前男友,让谁都会忍不住的探个究竟,可目前问题的关键是阿洛全然一副不为人所打扰的状态,想吸引她的注意力都非常的困难,如果阿么直接上去问: 哎,你前男友。 估计会直接被阿洛的眼神杀死一万次,所以阿么选了一种非常奇葩的方式。

一个多月了吧。 阿么很大声的说,故意让阿洛听到,妄图阿洛加入到这个话题。幸运的是,阿洛她竟然真的回答了,不过是回了一句: 四十天的话就可以做孕检了。

宿舍里的气氛瞬间凝固了,我和阿喵奋力摇头,阿么拼命点头,根据历史经验得知,如果阿洛能够主动给你说一些事情的话,那么接下来事态的发展就是完全不可控的。好像有一次,阿喵非常想知道阿洛备胎的事情,然后当晚就看到校园里有一个女子站在学校湖边,白裙飘飘,大喊一声: 都别拦着我! 惊起一群情侣,阿洛还十分爱演的蹭蹭蹭走到离阿喵一米远的地方,一脸深情挽留状,伸出手: 不要放弃希望。 还有一次,我在街上随意拉了一个男的表白只是为了换回阿洛前任的消息。现在我们都是全校闻名的 风云人物 不怕死姐妹三人组 。( )

我们三个顿时快哭了,得了,阿洛估计是刚刚吃火锅的时候就喝高了,喝高了的直接后果就是玩嗨了,然后我们惨了。阿喵酒量还好,我和阿么估计就要哭着喊娘了。我瞅了一眼阿喵,阿喵瞬间一扫刚刚萎靡不振的状态,又瞄了一眼阿么,整个一矛盾综合体。我刚想说我先撤了洗洗睡了,阿喵大喝一声: 好啊! 我谢谢你,阿喵,我谢谢你,真心祝愿林师兄永远看不到你。

当晚的最后结果演变成阿喵狂喝,我和阿么八卦心泛滥的听,频频发出感叹。 没有什么东西是戒不掉的,也没有什么是难以忘记的。人的真的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它会让你记得那种温暖的感受,记得那个给你温暖的人,却记不起那人到底做过什么。依赖是会上瘾的,所以千万不要去习惯依赖一个人。 这是阿洛收尾词。

靳穆彦和阿洛算是青梅竹马的,不过是很奇怪的青梅竹马,用阿洛的原话说是: 不是每一对青梅竹马之间都要衍生出爱情的。 可是他们双方的家庭很显然不这样认为,从小他们两个就被公认成了一对,也不管当事人是否情愿。靳穆彦对阿洛很好,可阿洛就是对他难以生出男女之情,靳穆彦给她温暖,给她无微不至的呵护,可却从未言过爱,阿洛理所当然的认为靳穆彦对她也不过是兄妹之情。

不是每个故事女主角都一定要爱男主角,而男配角却永远无法得到女主角的青睐,而阿洛爱上的就是配角,那个人的名字早已经深深刻在她心里,在心里永远会有他的一席之地。高三毕业,正是靳穆彦研究生毕业从国外归来,外人看来有情人终成眷属,从此可以相依相伴,可阿洛却提出了分手。

理由? 靳穆彦一脸倦容坐在书房的桌子上,他一早看出阿洛有话想对他说,就找借口和阿洛单独来了书房。

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当初说好了,如果彼此有更合适的人,就分开。 不满的咬住下唇, 而且,你肯定曾经有过很多女人,你比我大七岁哎。

和靳穆彦争不出什么结果,阿洛干脆直接跑到靳家的客厅,双方父母都在,阿洛一咬牙心一狠说: 爸妈,伯父伯母,我和靳穆彦不合适,已经分开了。

这个时候,靳穆彦跟在后面下来,一脸抱歉的样子: 伯母,没事,我刚刚惹洛洛生气了,洛洛,走。 伸手去拉阿洛的胳膊,阿洛嫌弃的甩开,

你胡说什么! 辜父站起来对阿洛喝道,阿洛一向是怕的,看到父亲真的发怒了,也就不敢再说什么。

辜妤洛,穆彦这个孩子是真心待你,你最好给我想清楚! 对于阿洛今天的所作所为,辜父是心里有数的,另外那个男配角的存在,辜父也是知道的,可他只是认为不过是小孩子的一时冲动,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是不可能忤逆自己的意愿的。

勇气被彻底打碎,阿洛感觉自己真的好无助,瘫倒在靳穆彦的怀里,哭的如同一个泪人。阿洛是爱自己的家庭的,父亲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投在自己身上也太多精力,她甚至曾发誓愿意为家庭牺牲一切,爱情和亲情之间,她选择的永远也会是亲情。

男配角的名字,阿洛始终不肯说出口,我们问她最后和男配角怎么了?阿洛笑了,笑得无奈,脸色憔悴一副倦容,淡淡的开口: 走了,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繁华世间。

阿洛讲完了自己的故事,也算是终于放下自己心中的一个包袱,带着泪痕安然入睡,而我,却失眠了。那个男配角,我想,我知道他是谁。

世间很奇妙,在冥冥之中它早已为你安排好了一切,属于你的逃不掉,急求不得,不属于你的,无论擦肩而过多少次都最终不过是有缘无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我惊叫着从床上爬下来,险些直接摔下来,旁边的阿喵和阿么被我高分贝持续的尖叫震醒。

还有半个小时上课! 我从地上捡起抱枕愤怒的扔回去。眼睛往旁边一扫,看到阿洛这个女人很淡定的在脸上敷了一张面膜, 你怎么不叫一下我们?

我冲天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女人,又赢了。还记得,有一次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而我们才从食堂出发前往遥远的教室,我们三个一路小跑,而阿洛却优雅的踱着步,在后面喊: 在现在这个社会上,你千万不能着急,一旦着急你就输了,因为总会有比你慢的人,因为你很可能因为着急而使自己方寸全乱。 果不其然,在阿洛声音落下的三秒后,我们的阿么同学又很巧的撞到树上。

我翻出昨天的信息,终于在找到了那条通知,而另一个短信让本来打算睡个回笼觉的我直接睡意全消。上午那节课取消的原因是要举行一场见面会,而被迎接的那个人就是靳穆彦!

这下宿舍里的尖叫声不再只是我自己了,阿喵和阿么像疯了一样冲下来,各种梳洗各种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阿洛的打算就是任由我们睡过去,很巧妙的躲过这场见面会,或者是像现在这样,去的太晚所以只能坐在最后面甚至会没有位子可坐灰溜溜的回来。为了不让这个女人的奸谋得逞,我掏出,以最快的给另一个同学打了个,确保帮忙一定要在中央的地方占至少两个位子。不过我的这种行为,被阿洛报以深深的鄙视和阿喵阿么的欢呼。

最后阿洛终于被我们成功的在最后三分钟拖入了会场,而且塞到了第五排的正中央。阿洛愤愤的被我们挤在中间,不过她的这种状态只是保持了几分钟,然后就很淡然的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一本财经开始勾勾画画。( )这女人确实段位够高。

靳穆彦一身休闲装出现,里面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修身羊毛衫,完美的凸显了自己精壮身材,一出场就引起下面惊叫连连。靳穆彦的气场是那种沉稳微冷的,他的面部曲线很完美,不说话的时候如同一尊雕塑,薄唇微抿,使自己与外界隔绝开。

开场不免是一套俗旧的开场白,不过在此期间,所有人的听得,哦,不,应该说是看的很认真,都在盯着靳穆彦,不停猜测。靳穆彦好像拿出了,咦,他在干什么?就在所以人奇怪的时候,阿洛的铃声响了,阿洛大囧,我们终于看到一次她快哭了,迅速的从包里掏出掐断,阿洛气恼的抬头看向台上的那个人。而那个人嘴角微弯,眼底一片柔情,让下面的小姑娘们看的春心荡漾。

因为靳穆彦的这个小动作和阿洛响起的如此是时候,全会场又在各种猜测这两件事情的关联性又多大。阿喵和阿么更是整个沸腾了,只差直接站起来大喊一声: 妹夫,妹妹在这里!

看什么,我爸给我打呢。 阿洛很淡然的转个头看向阿喵和阿么,还摇了摇,显示出屏幕,上面明显的显示着 爸比 。

报告会一结束,阿洛就把杂志往包里一丢,起身准备走人,丝毫没有感受到那人的目光一直盯在自己的身上。我也是在今天发现原来这个会议室的设计是如此的 人性化 ,没有后门,想要出去必须经过前面的讲台从前门走。而此刻,靳穆彦正好巧妙的站在距离门口最近的讲台处,如果想要出去必然要经过他身边。阿喵在后面悄悄的跟我和阿么说: 一会儿经过靳穆彦的时候,我推阿洛一把,阿么你绊她一下,如果靳穆彦相救不及时的话,阿咪你顶上抱住她。

你确定阿洛不会听到吗?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后面的阿喵,要知道阿洛的听力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可事实证明,阿洛也会有心乱的时候,而她心乱的时候就会忽略自己身边的事情,她太想赶紧离开这个教室,结果阿喵还没来得及出手,阿么还没出脚,她就先让地毯把自己给绊了一脚,险些趴到地上,结果被靳穆彦捞起来: 还是这么不小心,嗯? 语气中透露出些许宠溺的意味,尤其是最后的那个 嗯 。后来在校园里有很多人都会在语句的结尾放一个 嗯 。( )

如果找不到就回到我身边吧。 靳穆彦不顾身边的人有多少,直白的说出了这句话,等于直接昭示了他和阿洛的关系,他深情如水的眼眸始终盯着阿洛,未曾离开。旁边的人纷纷举起,准备拍下这令人振奋的一幕。可阿洛,先是冷冷的瞟了他一眼,继而又眉开眼笑,甜甜的说了一句: 亲哥哥,你又闹了。

剧情急转而下,现场观众面面相觑, 愿天下有情人最后都为亲兄妹 ,又成了热议话题。阿洛优雅的起身,准备潇洒离开,可靳穆彦接下来的话不能再淡定,他说: 他已经去世了。 背影很明显的停滞了一下,继而又头也不回向前的走。

而我的猜测也已经成了真实,阿洛忘不了,一直在找,一直在等的人就是那个两年前因堕机身亡的墨子非。和墨子非不过是几面之缘,只是知道他与自己中学同校,后来无意中听说,他曾有过一段轰轰烈烈却因家长阻挠无疾而终的感情,之后一个人离开出生的城市,发誓要为女孩拼出一片江山。当时听到前面的部分,还没什么感觉,可后来听说墨子非确实已小有实力,准备回国找那个女孩却遇到了空难,尸骨全无。当时还十分感叹世事无常,曾好奇过女孩是谁?不过朋友也不知道,也就从此做罢。

阿么和阿喵已经被我支走去买纸巾和午餐,我轻轻的走到阿洛身边,说: 如果真的难受,就哭出来吧。

我早就知道了, 很平淡的说出一句话, 我只是没想到靳穆彦会提他。 我果然低估了阿洛的战斗力。

那就让他活在你的记忆里吧,有些事,没有选择。 我向前抱住阿洛,此刻我能给予这个女孩的也只有这个拥抱了。我毕竟不是她,没有经历过她的事,没有资格去评说什么。

在过了这一阵风头,阿洛恢复了蛇精病的本质后,有一晚,我们三个很好奇的问她为什么会这么排斥靳穆彦。

他用自己较好的皮相迷惑了众多小女孩,包括你, 阿洛用食指点了一下阿么的脑门, 他本质上就是一个虚伪的商人。

妤洛,我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堪吗? 靳穆彦那温润的嗓音突然传来,阿洛吓了一跳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我指了指阿么手中开了免提的。 舍友就是用来出卖的, 这句话在我们寝室里得到了完美诠释。

后来,辜妤洛终究没有成为靳太太。当然也不是前任夫人,不是备胎老婆。而是另外一个人 封文的妻子。只是他们的故事的发生时,我已经因为工作去了另一个城市。

封文对她是心疼,他会每晚监督她的睡眠,也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阿洛一直神经高度紧张;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面前,只为看一看她是否按时吃饭;会在身后默默的帮她揽下事情,不让她受委屈;会不舍得她为自己落一滴泪。而靳穆彦充其量只是占有,妄图用依赖来牵制阿洛的自由。

再后来,我看到了墨子非写给阿洛的一封信,其中提到了:洛洛,你是黑天鹅,光环不仅属于白天鹅更属于黑天鹅。你的高贵令人心碎,任何伤害都不会令你低下骄傲的头颅。而我,不是白天鹅的王子,我愿做黑天鹅的骑士,一生只为你臣服。

阿洛,幸好你是一只黑天鹅,因为王子只有一个而骑士不只一个。这封信是墨子非在国外写的,可惜阿洛从未看到。而我想,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了

扬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新乡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衢州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
长春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