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傲世傀儡师第七百五十五章惊鸿一指上节能

2020-10-26 来源:

傲世傀儡师 第七百五十五章 惊鸿一指(上)

“血脉燃烧.”

“冥雾斩.”

“穹水.”

当下.三道身影均是傀力爆涌.冲着那爆瀑而下的烈焰长矛猛冲而去.血.白.冰.三色光芒疯涌而现.光芒交织.骤然化为一道凝实巨盾般.伫立三人身前.

叮.

轰.

下一刻.矛盾相击.气力冲天.绚烂的光华在这大厅中心乍然浮现.恐怖如潮的冲击力以那撞击点为中心.形如一道道浪潮般.咆哮着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唔.唔.

一道半径足有丈许的罡风风暴拔地而起.风力若刀.鲸吸起周遭一切.而转眼间.那些被风暴圈吸扯而去的物件.均是被那至强风力碾碎殆尽.

暴风圈下.庞大的厅殿遥遥欲坠.殿顶.那片被暴风直接接触的地方.已是化为漫天飞灰洒落地上.

惊恐声.尖叫声.也是很快便被呜咽的暴风圈所淹沒.

咻.咻.咻.

萧鼎山三人咬牙硬撑.浑厚的傀力此刻已是幻为道道气力光束.不停注入那光华大盾中.

半空中.余家老人对灰焰长矛的操控也是显得尤为吃力.潺潺冷汗顺着他那脸庞流淌而下.符力疯狂倾注.他大有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小天.撑住.”

此般良久.光华大盾后方突然响起萧鼎山一声惊呼.视线拉进.三人中实力最弱的阳天.俨然已经开始后力不支.他紧咬着牙关二、创新2010.傀力输出也不似先前那般疯狂.面色逐渐惨白.身体微颤.大有摇摇欲坠之势.

嗡.

灰焰长矛的矛尖依旧死死顶在大盾上.在那接触点周围.当阳天显得吃力之时.那一小块地方也是顿时浮现出道道裂纹.

见状.于家老人老目一瞪.一股喜色顿上眉梢.那三人明显已经开始后力不支.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将他们一举击破.然后再乘势追击.直接将古辰斩杀即可.

思量到此.他也不愿再做保留.掌中灰芒再闪.汹涌的符力又一次被他完全倾注到符阵之中.

叮.

此一刻.异常清晰的破碎声突然在这死寂一般的厅殿中响起.闻声.于家一方陡然一喜.这仿佛就是在吹响胜利的号角般.只要破了那光华大盾.一切便可就此结束了啊.

而萧鼎山一边.在见到盾牌上裂纹逐渐扩散之际.心神顿时沉入谷地.

差距还是太大了啊.而且相对于傀儡师來说.符篆师在战斗中真正消耗的符力.也是他们无法比拟的啊.操控符阵攻击.尤其是符阵早就布置妥当.符篆师可以说是在战斗中占尽天时地利啊.

“任耀.护住小天.”

盾牌上的裂纹愈发密布.而眼下.阳天周身银芒也是逐渐隐去.实力相对较弱的他.在面对这股正面而來的冲击力时.显然已经不具备之前的抵抗啊.

“那你怎么办.”任耀急道.他倒是想出手救下阳天.可这样一來分明就是置萧鼎山于不顾啊.他们于于家老人眼下已是不死不休.让萧鼎山独自面对这道长矛.那结果.分明就是不言而喻的啊.

“别管我.现在只有你能救小天了.”

“快啊.再晚我就真要支撑不住了.”萧鼎山疾声喝道.那一双因为燃烧血脉而变得猩红的眸子.此刻也是更为鲜红.

“我……娘的.老家伙.你若真敢杀他.我定让你于家鸡犬不宁.”任耀气急.咬牙一通怒骂.旋即.只见他再望了萧鼎山一眼.然后猛的撤去傀力.身型一闪.栖至阳天身侧.探手一抓.拉起阳天衣袍便是飞速落下.

“呃啊……”

噗.

而就在他撤力瞬间.重若山岳般的力道也是尽数压在萧鼎山身上.他身体一紧.双臂突然弯曲.随即.那光华大盾便又是被狠狠压下一大截.矛尖的撞击点周围.裂纹更盛.

“哼.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你只好倒掉。既如此.便做这第一个刀下之魂吧.”余家老人面不改色.从牙缝中吐出一句话來.

叮.

他双掌再度下压.而这一次.随着灰焰长矛的重力穿刺.那光华大盾终是不堪重负.只听叮的一声.细小裂纹如蛛般瞬间布满整个盾牌.旋即萧鼎山张口喷出一道血箭來.他面若死灰.眼睁睁望着大盾一点点破碎开來.

“萧鼎山……”

“大蛮子……”

下方.盾牌破碎的一刻.刚刚落地的任耀和阳天同时眼露惊惧.此刻的萧鼎山就那般铮铮悬浮在灰焰长矛之下.他的金刚比蒙傀也是在盾牌破碎之际彻底消散.也就是说.他现在完全只能凭借着肉体硬抗灰焰长矛.但面度如此恐怖的攻势.仅仅是一具肉体.便能阻挡的下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就算他肉体再强.就算他体内拥有着比蒙一族的强大血脉.但所要面对的毕竟是一位早有准备.全力攻击的强大傀儡师啊.这等强者.之前就算合他们三人之力也是难以抵抗.更别说现在只有他一人啊.

轰.轰.轰.

灰焰长矛势如破竹般自从而下.空间震荡.激起的气爆声如雷鸣般炸响耳际.

冲击力下.萧鼎山那**的上身上已经可见一条条殷红血槽.那是因为那冲击力的摧残下.他的肉体已经不堪重负.达到所能抗衡的极限.

视线逐渐模糊.眼前似乎只剩下那一点寂灭光芒般的死亡光影.而耳边.也只能听见那一声声沉闷的雷鸣之声.

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在这濒死自己.他笑了.嘴角边突然弯起的那抹弧度是那样的柔和.

今日一战.他无愧于兄弟.他为古辰争取了时间.他救下了阳天.而这一切只是建立在自己的陨落上.

“老东西.不能亲眼看着你死.确有不甘啊.”

“别了.我的兄弟们.”

“古辰.杀了这老匹夫.”

“小天.好好活着.”

缓缓合上双眼.周围的一切此刻似乎都变得安静起來.他能感觉到的.只有近在咫尺的那道锋锐的切割之息.

“呵呵.我古辰的兄弟.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死去呢.”

恍然间.就在他已经放弃抵抗.准备接受死亡到來的瞬间.一道异常熟识.成熟中还带着些许邪魅的嗓音.陡然响起于耳旁.

精神一振.待得他猛然睁开眼时.却见到那张英俊到极致的面孔.正轻笑着望着他.

宝宝半夜肚子胀气怎么办
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
男性不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