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第二个是郝景芳搭配

2020-05-21 来源:
《三体》第 部《死神永生》英文版

《流浪苍穹》

 

 

《生于一九八四》

第一个入围世界“雨果奖”的中国作家是刘慈欣,第二个是郝景芳。相差20多岁的两位科幻文学圈代表人物对话时,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上周末,郝景芳带着她的新书 《流浪苍穹》 《孤独深处》,在北京与刘慈欣交流科幻创作的体验。褪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核心成员、清华天体物理学高材生的光环,郝景芳的业余时间都在写科幻小说。在评论界看来,她的文字散发着诗意的光芒,善于讲故事,对现实的观察体认细致入微,但要说到底有多大的科学技术含量,却是有争议的。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科幻文学圈一直有“软硬之争”,科学内核与文学性,哪个元素更能决定一部科幻小说的“成色”? 至少有一点是公认的,如果语言不过关,科幻小说很难获得更广泛的关注。复旦大学教授戴从容说,直到今天,文学性依然是评判科幻文学的一个重要依据,不少小说或许科技含量并不高,但由于出色的人物塑造、内心把握以及语言叙述,仍然会成为一部不错的科幻作品。

但显然,市场对科幻文学寄托了更高的科技诉求。刘慈欣将之归纳为“宇宙理性的诗意”,换句话说,科幻小说虽属于通俗文学,需奉献出好看的故事,但有别于其他类型文学,科幻文学天然地需要依托宏大深邃的科学内核,当人们仰望和移情人类之外的世界时,终极思考几乎是科幻作家的本能。只是这里有个很大的挑战———如何把思考冲动妥妥安置在一个脍炙人口的好故事里。多年研究科幻文学的学者宋明炜谈到,优秀的科幻小说正是将日常生活重新编码,通过创作某种陌生化效果,引导读者察觉现实中的“不可见”。

在科学内核上洒一层诗意的阳光

刘慈欣认为,郝景芳的很多小说,都拥有一种其他大部分科幻作品所没有的特质,那就是在主流的科幻题材与科学内核上同时赞助商还违背艾弗森意愿不让其飞往下一站西安洒上一层诗意的阳光。这为她的小说增强了可读性与文学吸引力。哪怕是写外星人入侵的 《弦歌》,也不带冷酷血腥,甚至穿插古典音乐描写,显现某种韵律感。《流浪苍穹》 同样也走了诗意化的路径。在刘慈欣看来,《流浪苍穹》 描写了火星、地球两个世界,分别按照不同经济规律运行,类似的题材也曾出现在美国科幻小说家勒古恩的《一无所有》 里,后者是冷冰冰的白描,但郝景芳在经济运行规律的严格设定之外,赋予故事古典温暖的诗意,可以说,在郝景芳还没有入围雨果奖前,刘慈欣就敏锐察觉到这位80后女孩笔下不可替换的文学化色彩。

虽然刘慈欣为郝景芳的文学表现力点赞,但他对于诗意还有自己的理解。“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科幻迷,我经常自觉用特定的科幻思维来看待宇宙、大自然以及人生。这种思维方式没有科学那么严格,也没有文学那么散漫,它介于两者之间,其特点是将科学的、未来的、人生的种种可能性排列组合出来,从中寻找最让人兴奋、最酷的那种。”刘慈欣以 《三体》 为例,他不去评判哪种生存孰优孰劣,而是从宇宙众多可能性中挑出最糟但又最让人兴奋的那种可能性,哪怕是用毁灭的方式去传递宇宙独有的浩渺与脆弱。他说,除了文学表现力,将这种宇宙间理性的诗意表现出来,是科幻文学最大的使命。

科幻不直接书写现实,却往往将现实照亮

不难发现,几十年前的科幻小说中遥不可及的 D打印、巨幕影院、太空探索等科学技术,如今都变成了彻底的现实主义题材。科幻小说如何把握对现实的冷峻洞察与思索未有投票结果。? 当现有技术不断满足人们的感官愉悦,我们是否还有动力进一步向外拓展?

对此,郝景芳与刘慈欣给出了不同答案。郝景芳经常会在创作中回溯自己的成长经历,她坦言,青少年时的社会环境相对稳固,自己按部就班读书考试,拿高的分数,有一个自成逻辑的小世界,但走上工作岗位后,世界变化很快,流动性也强,迷惘接踵而来,她的内心秩序总有一种穿梭感,从小被教会的许多道理在现有环境下行不通。“随着人工智能、VR技术、互联网经济更新换代,未来还会有层出不穷的看法,现实变得动荡、容易失去主见。”她把这种困惑写进今年出版的现实主义小说《生于一九八四》。

细小琐碎的生活体验带给郝景芳以触动和灵感,她的雨果奖入围作品 《北京折叠》 细致刻画了不同生存状态下人的处境。“这些细节都来源于生活。比如,外出时与出租车司机攀谈,他们一家为了设法让孩子上幼儿园,昼夜排队;我还跟路边卖麻辣烫的阿姨聊天,得知她的女儿在黑龙江没法来北京;包括工作中一些场景也被我写进小说。”在郝景芳看来,好的作品不能完全脱离现实而存在。但直接书写的方式并不容易真实反映现实,相反,科幻小说用一个遥远抽象的世界作为映照,反而能将现实照亮,郝景芳说这是她未来创作探索的方向。

对于未来,刘慈欣似乎更为乐见其成。以VR技术为例,刘慈欣说很喜欢这个神奇的技术,人类的感官与精神愉悦得到快速释放,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界限愈发模糊。他设想,如果对现有处境不满意的人都戴上VR,美妙的环境可以一下子触手可及。刘慈欣说,现实与虚拟之间的这种变化可以带来启示,科幻小说还可以容纳更多跳脱常规的可能性。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中国科幻仍属“小圈子”

随着小说 《北京折叠》 入围雨果奖,又一轮原创科幻潮在中国掀起。但是,《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用“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形容中国科幻文学新生力量现状。整体上中国科幻仍处于不太成熟的阶段,不过值得安慰的是,近年来,陈楸帆、飞氘、夏笳、宝树等一批“后新生代”科幻作家异军突起,他们不断在想象力、实验性、思想性上进行突破,努力尝试并形成自己的风格。

有评论家认为,高质量的中国科幻作品和有影响力的科幻作家目前还相对匮乏,往往只有国际性奖项能引起一定的关注度。郝景芳直言,国内科幻整体上仍属于“小圈子”文化,不少国内科幻写作者都在静默中耕耘多年,希望新一轮科幻潮可以缓解“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现状。刘慈欣认为,目前中国科幻作家队伍很不稳定,涌现出一些科幻作者,但也有很多人选择离开,“专门的科幻小说杂志寥寥几本,稿费有限,科幻作者光靠写科幻小说养家糊口并不容易”。

感冒流鼻涕吃什么好的快
北海癫痫病专科医院
脑血栓服用通心络怎么样
来宾治疗白斑病费用
辽源治疗白癜风医院
自贡白癜风
友情链接
长春房产网